好音樂分享評論區

作詞:草東沒有派對
作曲:草東沒有派對
人很奇怪,總是相信懸而未決,卻不曾望向會有黎明的暴風雨。我們生活的世界滿佈謊言與無知、多少緣木求魚、多少明知故犯。嘴上總嚷嚷著夢想,腳步卻不曾從相反方向挪開。那些用來證明自己的、保護自己的、說服自己的,終究無法定義你;而你卻被他們定義了。

《草東沒有派對》源自於《草東街派對》,2017年的金曲獎上似乎嚇壞了大半個音樂圈,沒有華麗的服裝、沒有感人的故事,只有10首裝在名為《醜奴兒》專輯裡的歌。《我們》是倒數第二首,開頭的吉他便帶有重重的grunge味,整首歌自筑筑的telecaster開始發酵,直至主唱巫堵的狂吼,一切的憤怒或者無奈也好,忍無可忍地迸發。他們唱的歌並不來自於本身;來自於時代,我們活著的無可奈何、卻又終究難逃的那些年。

 

I Mean Us – Søulмaтe
詞:Dean Yang / Mandark / Zebrateens / Ed Yang
曲:Mandark
清新的樂聲,Mandark撲朔迷離的聲線營造出輕飄飄的氛圍
呢喃後搖風,讓聽者宛如漫步在迷霧中的清晨
運用大量空間系效果創造出一片無邊際的虛空
聆聽這首歌時,用浸泡來形容也不為過
而後,樂器漸漸豐富起來
鼓聲、吉他聲、貝斯聲相互共鳴,堆疊出厚重的音牆
配上些許的電子音畫龍點睛
妝點出後現代的一支佳音。

對未來有任何想法嗎?
既然眼前一片迷茫,不如閉上眼、靜靜地走,總會走到的


詞/曲:王思遠
每個人的心中都曾有那麼一段刻骨銘心、難以忘懷,卻已逝去的故事
無論是愛情、友情抑或是親情。
你說擱著吧,日子還是得過。然而真是這樣嗎?
揮之不去的疙瘩隱隱作痛,曾經的執著依然揪著心頭。
正因為珍視,所以選擇再痛也不願放棄
痛楚透露了那些日子的美好,我想,我會好好記住的。
這首歌飽含豐沛的情感,從開頭輕快的伴奏,隨著歌曲進行,逐漸增強,不斷地堆疊過往回憶,築成一道高塔,滿載著名為過程的酸甜苦辣。
聽完「她」,彷彿從曲中的自白得到告解,既然無法忘懷,那就好好地、小心翼翼地把深深的愛,鎖進回憶的寶箱;哪天想起,輕敲盒子,又能回味香味撲鼻的夢。

 

黃玠瑋 百視達
詞/曲:黃玠瑋

黃玠瑋,獨特/魅力/深刻。

她的聲音純淨中帶點複雜,有點黏、帶點厚度,輕易地直達海馬迴,只留下最美的記憶。

「百視達」是首輕快的歌曲,如果不談歌詞。這是首寫給寵物的歌,她的愛,不因對象是兔子而打折,生命本該平等,沒有輕重。黃玠瑋娓娓地,誠懇地訴說對寵物的關懷,每一分愛都該那麼純粹,那麼珍重,心中希冀著對方能好好的,就只要好好的活著陪伴;即使是無聲地交談,即使這份愛是如此的微小,都是宇宙中不變的真理,每個支持我們活下去的勇氣。

聽完百視達,溫暖油然而生,每個陪伴都是如此的得來不易,得好好守著它們,它們正是所謂的安全感。

「所以請你,保持健康的身體。努力地,活著。」

 

大象體操 遊戲
鼓:涂嘉欽
貝斯: 張凱婷
吉他: 張凱翔
大象體操是由三人組成,「以 Bass 為主的數字搖滾樂團」,沒有主唱。
硬要將他們歸類到甚麼類型的搖滾的話,那應該是數字搖滾。數字搖滾的特色是大量的不對稱節拍,每段的節奏都不一樣,聽起來有一種詭異的和諧感、神祕感與躍動感;也正因為每把樂器的節奏不一,只有演奏者了解其中的運算邏輯,彷彿在音樂中大玩數學方程式一般,才因此被稱為數字搖滾。
在大象體操中,貝斯是主角,豐富多變的旋律,跳脫一般樂團的刻板印象,從幕後走向台前。

銀河的開頭輕柔卻充滿活力,閉眼細聽彷彿在穿梭在無數星點間,恣意享受星雲婆娑;橋段就像進入星系間的邊際,與星雲碰撞產生亂流、隨著音樂的節奏漸快、音階爬升!
而後進入高潮,迸裂的節拍,超載的情緒,彷彿穿梭到宇宙的核心,只用耳朵聆聽,仍能看見散發出的光與熱。

沒有人聲,更能細膩品嚐樂聲的純淨,跟著大象體操靈動的音符,一起來體會數字搖滾的魅力吧。

榕幫 甜蜜城市
詞:榕幫, 芮芮
曲:CJ, Goodie K
輕快洗腦,節奏鮮明,清新的風格,親切感濃厚,甜蜜城市不同於刻板印象中的饒舌,融入了一些R&B的元素,以及加入了許多旋律,讓沒有接觸過饒舌的人也能接受。
慵懶、悠閒、懂生活不是所謂的慢半拍,資訊爆炸、快節奏的我們正需要好好的慢下來,體會每個珍貴時刻。

榕幫,由三個成大嘻研社成員所組成的饒舌團體「榕幫」,在台南生活的這段日子,生活的風情、不同的話語都對他們啟發很大。

「提到台南,不外乎濃厚的文化底蘊,以及飲食上偏甜的風味。對部分的人來說,也許有點不習慣,但這卻最能代表台南慵懶緩慢的爛漫情懷。」
也因此,「甜蜜」成了貫穿整首歌曲的核心。

鄉土味、人情味具體的展現究竟是什麼?或許是一碗碗濃郁的小吃,或許是午後暖暖的一抹陽光,或許是熙來攘往的問候,無論對你而言是什麼,聽完甜蜜城市,都能給你滿滿的力量,重新拾起對生活的渴望。

 

萬能青年旅店 秦皇島
詞:姬賡
曲:董亞千

萬能青年旅社的代表作–秦皇島
歌曲開始時,彷彿細語呢喃
漸漸地,加入海浪嗡嗡沙沙聲、人們喧鬧的談話聲
當喚醒沉夢的號角聲響起,撼動的不只是世界,是對人生無止盡的追求
樂聲層層堆疊出一堵音牆,像沉重的壓力般使人窒息
此時,小號在這首歌扮演了畫龍點睛的角色
在厚重的和聲中突破天際、帶來高潮
進到情緒激昂處,心揪著,隨著輪鼓一同在心裡吶喊
最後,在洶湧的浪花聲中迴盪,留下無盡想像。

橋、海洋、燈火,主人翁的心境在虛實間不斷抽離
分割世界的橋在眼前,但能照亮心中黑夜的又是甚麼?
迷惘著,是否該前往夢想的彼岸。
這首歌不只有豐富的層次感,更有著歷盡滄桑的心境
除了有破釜沈舟的態勢,更像檢視傷疤透視人生。

萬青在時代的洪流中或許不是背景最雄厚、當紅的團體
但他們絕對是搖滾樂的清流,一道永不止息的焰火。

 

麋先生Mixer 上台
詞:張以諾 / 吳聖皓
曲:林喆安 / 吳聖皓

人,是為了甚麼而活著的呢?
這部叫做社會的劇本
我們只能為了大眾的期待而演著嗎?
無形的束縛卻禁錮了「我」的自由。

衝擊的吉他聲夾雜著行鼓,空洞中帶有悲憤的嗓音唱出扎實的無奈
輪鼓與滿滿的五和弦彷彿迸發的毅然決然
聲嘶力竭中聽得見真誠的自白
字字句句都觸動著你我
這正是我們的生活

何時才能決定自己的人生?非得破壞自己的尊嚴,才能得到未來嗎?
妥協無奈、為了獲得崇拜
我選擇活在當下,為自己的存在,無悔地走上台。

 

滅火器 海上的人
詞/曲:鄭宇辰/楊大正

打拚著,倦怠了。
我們真的有辦法闖出自己的一片天嗎?

滅火器,幾近瘋狂的台灣龐克
不做作的樸實真誠

澎湃熱血 蕩氣迴腸
行軍般的鼓聲
沒有炫麗的技巧,只有滿腔熱血
吉他聲渾厚,力量十足
貫穿徬徨,帶來希望。

這首歌,帶來的是歷經社會淬鍊後堅強的情感宣洩
迎著海風,將夢想吹向彼端吧
「總有一天會實現的,我相信。」

 

Hello Nico 花
詞/曲:詹宇庭

呢喃著說不盡的抱歉。

很多時候我們以為灌溉的是愛
卻沒想過對方是否能夠吸收能否感受
「偏執的付出何嘗不是一種變相的傷害」

歌曲以緩慢的步調營造出一種反覆檢討自問的心境
彷彿滴滴答答的雨聲此起彼落
隨著歌曲進行,雨勢也越來越大
滿載的情緒於內心迸發
交纏著的樂聲也如大雨一般扎進腦海
音樂結束,雨,也停了。

「嘿,我只是想在你身旁,靜靜看你玩耍。」

 

詞:李英宏 Yinghung Lee / 杜振熙 Soft Lipa
曲:李英宏 Yinghung Lee / 杜振熙 Soft Lipa
編曲 Arranger:李英宏 Yinghung Lee
混音師 Mixing Engineer:梯依恩 Ten 好威龍音樂 How We Roll Music
錄音師 Recording engineer:張書銘 BZ Chang
錄音室 Recording studio:顏社錄音室

寫的時候,我以為我是旁觀者,但在時間的推移後,才自覺到我其實ㄧ大部分是在闡述自己的心境-李英宏

你們曾經如此令人稱羨,喝著同一杯酒、抽著同一根菸,曾幾何時已經過了多年,身邊的人換了一個又一個,卻好像從未像那時如此瘋狂。於是你想起你如何學會相處,如何學會看著別人臉色做事。你看著她的facebook貼了一張又一張和你不認識的人的合照,她刺了跟你無關的青、喝了你未曾嘗過的酒。於是你知道真正的寂寞是甚麼滋味,漸行漸遠是必然,卻又會在酒後深夜猛然痛擊。

《什麼時候她》是一首節奏藍調味道的Hip-hop,卻也帶了點迷幻味道在裡面。英宏在處理這首歌時總是時輕時重的吟唱,搭著大量半悶的節奏吉他,是線與點的互相交涉。然而這並沒有使整首歌趨向混亂,鼓和bass的不吝嗇彷彿讓前述兩者有了一個依循方向。整首歌在蛋堡的rap出來開始,進入了整首歌最核心也最深刻的感嘆,每個韻腳都疊加了重量,卻在一次又一次的hook慢慢蒸發,於是整首歌酒香四溢、繞樑三日。

 

詞:楊晉淵、張錫安
曲:張錫安
編曲:李百罡
吉他:李百罡 弦樂:李家豪、陳昱翰、曾智弘、蔡秉璋

別支吾著事不關己、複誦著鬼島的名字。卻不曾問是否我們自己也是鬼?
鬼島詩只有短短四段歌詞,也從未對任何事情做出批判,好像只是一首生態紀實;然而觀察我們生活的周邊,卻看到許多事不謀而合。
只是那些奇形怪狀不也源自我們的視而不見、充耳不聞?這個島嶼原本美的讓人感動,又是甚麼時候,我們變成了那種我們原本厭惡的鬼了?
張三李四在2016年憑著第一張同名專輯拿下了金曲獎最佳重唱組合,卻好像沒有因此走紅,反而卻傳出原團員離開的消息。2017的金曲獎,因為MV《拆》的得獎和一些爭議事件,才使這個名字又被看見。儘管人事已非,我們仍能從他們的歌裡,一窺我們這個時代的矛盾。

 

作詞:謝銘祐 作曲:謝銘祐

你買了家鄉的地圖,一街一巷的探尋。你竭力的尋找自己血液與土地的關係,這才發現,你從不注意的生活習慣、總是順口的慣用詞彙,都和你所生長的地方緊密相連。
謝銘祐曾經也為理想北上工作,卻因為工作壓力與被迫去寫自己不想寫的歌罹患了憂鬱症。於是他回到了故鄉:台南。回家後才發現,我們總會對自己最熟悉的土地視為理所當然,卻未曾更進一步的了解。於是謝銘祐買了台南市的地圖,一步步把故鄉的樣貌拼湊出來,也在過程中漸漸走出憂鬱的情緒。

戀戀大員收錄在《台南》專輯中,是整張專輯的靈魂,純然的木吉他編曲更襯托了謝銘祐的煙嗓,就像聽著一段故事,然後不知不覺又聽了一遍又一遍。